就给一些想生二胎的父母造成了一定的困扰
2020-06-19 21:5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单独二孩政策放开以后,真正申请生二孩的父母数量与官方当初预计的相差甚远,民众的生育意愿相对较低,除了较高的生育成本和精力付出的原因,在一定程度上也和当前的单独二孩政策的配套政策不够完善有关,譬如这“生二孩减大孩入学积分”的地方政策,就给一些想生二胎的父母造成了一定的困扰,既然是符合国家法律,符合计划生育政策,为何还要在合法的生育权利范围搞这种人为的歧视呢?

多个娃,入学积分可能会少30分、产假缩短50天,这个账算过吗?市卫计委昨发布,从去年3月“单独二孩”政策落地到今年2月底,深圳共有3341名“单独二孩”出生。其中68户家庭受访时反映其“头号烦恼”就是,按现行政策,“大孩入学减积分”。宝安区教育局人士支招,多缴纳两年半社保能补回这个积分。(3月24日《南方都市报》)

当然,我们也能理解,独生子女政策的惯性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随着单独二孩政策的实施瞬间就能“停车”,但相关部门能不能把独生子女倾斜政策更多的放在社会福利保障领域而不是教育领域呢?需要知道,在不违反国家计生政策的情况下出生的“政策内人口”首先要实现在教育权利上的平等,教育权利的平等不仅仅是对人的最基本权利的尊重,更是我们这个社会公共政策文明、以人为本的体现,因此,对于一些地方在国家实施单独二孩政策以后依然在教育政策上规定独生子女优先加分的做法,教育部门以及相关决策部门是否应该重新给予论证和思考。

随着我国老龄化社会的日益加深以及中国人口红利的逐渐缩减,生育二胎很快将会从教育政策、福利保障限制转变为像国外那样鼓励生育,这是大势所趋,而且根据目前独生子女父母的生育意愿来看,及时作出计生政策调整,全面放开二胎势在必行。让人略感遗憾的是,无论是全面放开二胎,还是单独二孩的政策配套,总是滞后一个节拍,相关部门的调研决策步伐务必要加快,不能年年停留在调研、论证的阶段,错失弥补老龄化社会带来沉重负担的好机会。(何禾)

再比如生二孩的产假问题,根据相关规定,生二胎的产假是98天,比生第一个孩子少将近50天,这个规定也是非常不合理的。因为我们都知道,二胎生育高龄产妇居多,二胎家庭无论是在身体恢复以及家庭照看方面以及精力支出方面都面临比生头胎更大的压力,此时不但不能减少假期,而且更应该延长产妇假期,况且我国的正常产假天数本来就不是很多,在这种情况下更应该从提高产妇以及婴儿的生活质量角度及时修订产假天数的规定。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520bj520.cn四川省南充市厝壬腊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 www.520bj520.cn版权所有